您的位置:首页> 商学院

教育部要求狠抓高校本科教育质量把好毕业大关严进严出

发布时间:2020-08-27

­  “高中辛苦三年,上大学就轻松了!”不少家长或中学老师常说的这句话将变得不合时宜。今年6月底,教育部召开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,剑指本科教育质量问题。改革开放40年,教育部召开全国会议专门研究部署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,这还是第一次。

­  近日,教育部又接连印发《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》和“新时代高教40条”,要求严把毕业出口关,坚决取消“清考”制度。

­  日前,记者走进广州部分高校,看看这轮变革将对学校、老师和学生带来什么变化。据悉,有的高校几年前已取消“清考”,有的则从2018级新生起取消“清考”制度。大学教育“严进宽出”的现象,有望成为历史。

­  “我们好命苦啊!”这学期,在广州大学2018级的一个新生群里,当得知学校已经取消清考制度后,有新生开玩笑“叫苦不迭”。广州大学教务处副处长蔡忠兵看到这句话,笑了。“让学生一入学就知道要好好对待学习,是桩好事。”

­  “高中辛苦三年,上大学就轻松了!”不少学生在高中阶段,都曾听家长或老师说过类似的话。一些大学生也确实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本科四年。有的学生不好好上课,到了期末突击一番,图个及格以混学分,如果挂科,反正还有重修补考,补考没过,还有毕业前最后一次的考试机会——“清考”。

­  毕业应当容易还是不容易,这对于教育来说一直是个问题。

­  美国本科毕业率仅50%

­  厦门大学教授邬大光分析中美两国本科生近十年的毕业率数据发现,美国大学本科毕业率约为50%,不同类型、不同竞争力的大学,乃至相同类型、相同竞争力的大学本科毕业率都存在明显差异;中国大学本科毕业率则超过90%,不同类型、不同竞争力的大学本科毕业率无明显差异。

­  “大学本科高毕业率使得高校办学水平看似具有一个很高的水准,其实是办学质量的异化或错位。”邬大光认为,中美两国大学本科毕业率之间的反差,归根结底还是一所大学在人才培养上究竟是坚持“严进宽出”还是“宽进严出”的选择问题。他认为:“从严格意义上来讲,没有进行淘汰的大学,不是一所好的大学;没有进行淘汰的大学,无法建成世界一流大学。”

­  邬大光认为,大学的轻松现象,看起来是出现在学生身上,背后遮蔽的是大学的管理问题。绝不应该把大学轻松的责任推到学生和教师身上,不该埋怨大学生和教师是轻松的“制造者”,其实是大学的管理制度和水平“制造”的,大学生只不过成了管理制度的“牺牲品”和“替罪羊”。